没有好“孕”气,现代人想当父母,越来越难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谷雨数据-腾讯新闻(ID:guyudata),撰文&数据分析:黎静仪* 林影* 加糖呀,设计:陈铭*,编辑:赤耳,(*为共同版权方烽火数闻团队成员),原文标题:《大城市没有“三十而已”,她们连生孩子都需要更努力了》,头图来源:《北京遇上西雅图》现代人做父母,都是认真的。别看“打工人”每天加班忙碌,飞速拼命奔跑在业务的第一线,为了签单喝到大醉,为了写报告熬到深夜……可是一旦下定决心要做父母,便立即转换角色,预留出充足的时间进行备孕。自己的身体不够好,可不能影响了宝宝。出于对宝宝的健康与智力考虑,新手妈妈们要提前锻炼身体,调整饮食;新手爸爸们要预先控制饮酒,克制吸烟;备孕期间,新手爸爸妈妈们要相处融洽,保证“爱爱”频率与质量……上半年疫情无情,但值得欣慰的是,不少夫妻也意外收获了在家中长期的相处时间,借这个时间开始备孕,刚刚好。孩子不是想生就能生生孩子,还真不是“我愿意”“我努力”就“我可以”的。根据美柚APP数据,今年2月,新加入备孕用户的占比接近总备孕用户的1/5,较前月增长26.18%。宅家的2月,备孕用户的人均每月“爱爱”次数也增长了17.7%。事实显示,近85%的夫妻会在12个月内自然受孕,而仍有15%左右的夫妻在“正常性生活、不采取避孕手段1年内未能受孕或生育”,世界卫生组织将这一类人群定义为不孕不育。疫情期间有大量的新备孕用户加入,但总体的不孕用户占比依然在大幅攀升。其中在北上广深等大城市,此现象更加明显。北京不孕用户占比更是遥遥领先重点城市和全国平均水平,7月的不孕用户占比已高达36.72%,与全国其他城市的差距持续拉大。备孕没有“三十而已”备孕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全国备孕用户的人均每年“爱爱”次数呈明显的U型,以35~39岁为谷底,也就是说,30到39岁的人群更难寻找到合适的备孕时机。这些三十而已的人们,尤其是女性们,打拼着自己的事业,趁着意气风发、精力旺盛再拼一把。但短则几个月,长则一年多的备孕期是她们等不起、也拿不出的时间。进入三十岁,面临的挑战不止是备孕时机少,怀孕成功率也更低。全国30岁以上人群不孕用户占比明显高于30岁以下的人群,而在北京,30岁以上各个年龄段中,不孕用户所占比例都比全国平均水平高出不少。一胎不易,二胎也难《中国统计年鉴》每年会发布我国的生育情况,其中有一个重要指标是“第一孩次生育率”,能反映我国女性生育第一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谷雨数据-腾讯新闻(ID:guyudata),撰文&数据分析:黎静仪* 林影* 加糖呀,设计:陈铭*,编辑:赤耳,(*为共同版权方烽火数闻团队成员),原文标题:《大城市没有“三十而已”,她们连生孩子都需要更努力了》,头图来源:《北京遇上西雅图》


现代人做父母,都是认真的。


别看“打工人”每天加班忙碌,飞速拼命奔跑在业务的第一线,为了签单喝到大醉,为了写报告熬到深夜……


可是一旦下定决心要做父母,便立即转换角色,预留出充足的时间进行备孕。


自己的身体不够好,可不能影响了宝宝。


出于对宝宝的健康与智力考虑,新手妈妈们要提前锻炼身体,调整饮食;新手爸爸们要预先控制饮酒,克制吸烟;备孕期间,新手爸爸妈妈们要相处融洽,保证“爱爱”频率与质量……


上半年疫情无情,但值得欣慰的是,不少夫妻也意外收获了在家中长期的相处时间,借这个时间开始备孕,刚刚好。


孩子不是想生就能生


生孩子,还真不是“我愿意”“我努力”就“我可以”的。


根据美柚APP数据,今年2月,新加入备孕用户的占比接近总备孕用户的1/5,较前月增长26.18%。宅家的2月,备孕用户的人均每月“爱爱”次数也增长了17.7%。



事实显示,近85%的夫妻会在12个月内自然受孕,而仍有15%左右的夫妻在“正常性生活、不采取避孕手段1年内未能受孕或生育”,世界卫生组织将这一类人群定义为不孕不育。


疫情期间有大量的新备孕用户加入,但总体的不孕用户占比依然在大幅攀升。


其中在北上广深等大城市,此现象更加明显。


北京不孕用户占比更是遥遥领先重点城市和全国平均水平,7月的不孕用户占比已高达36.72%,与全国其他城市的差距持续拉大。



备孕没有“三十而已”


备孕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全国备孕用户的人均每年“爱爱”次数呈明显的U型,以35~39岁为谷底,也就是说,30到39岁的人群更难寻找到合适的备孕时机。


这些三十而已的人们,尤其是女性们,打拼着自己的事业,趁着意气风发、精力旺盛再拼一把。但短则几个月,长则一年多的备孕期是她们等不起、也拿不出的时间。


进入三十岁,面临的挑战不止是备孕时机少,怀孕成功率也更低。


全国30岁以上人群不孕用户占比明显高于30岁以下的人群,而在北京,30岁以上各个年龄段中,不孕用户所占比例都比全国平均水平高出不少。



一胎不易,二胎也难


《中国统计年鉴》每年会发布我国的生育情况,其中有一个重要指标是“第一孩次生育率”,能反映我国女性生育第一个孩子的年龄和比率。



统计数据可以直观地看到,我国20+女性的一孩生育率呈持续下降的趋势,其中20~24岁的女性,下降速度尤为迅猛。即使在2015年后,总体开始反弹但仍然有限。


一胎已经不易,二胎可能仍难。


在一般的认知中,生过孩子的人不需担心不孕不育问题,毕竟他们已接受过事实的检验。


然而数据显示,虽然未育用户的不孕占比要远高于已育用户,但对于有孩子的用户,其不孕占比仍直逼30%。


在未育用户中,北京的不孕用户占比较全国平均高出6.76个百分点,已育用户则高出2.09个百分点。



造成这种局面最主要的因素,可能是经济压力。


据原国家卫生计生委2017年全国生育状况抽样调查数据,育龄妇女不打算再生育的首位原因是“经济负担重”,占74.5%。


似乎除非暴富,人们才有勇气开始备孕的征程。


生育孩子不仅费钱,还大大折损父母赚钱的空间。


研究曾估算,我国城镇女性生养一胎的收入损失为29.25万元、工作时间损失为6.57年,二胎的成本几乎翻了一番,收入和工作时间的损失高达57.02万元和12.82年。


京沪女性的收入损失更高,约为全国城镇女性平均水平的两倍。


难孕人群在关注什么?


“从备孕开始,就觉得时间变慢了。”有网友这样描述备孕的心态。


孕前检查、计算排卵日期、补充叶酸、调整作息……即将孕育一个新生命的准妈妈的身体需要进行全面的准备,找好受孕的最佳时机。


同时准妈妈们还要做好充足的心理准备,未来怀胎十月、疼痛十级的辛苦只有一位强大的母亲才能支撑得住。


怀孕期间身体各种不良反应丨新浪微博@伊能静


备孕之后的日子仿佛没有了其他,只剩下了对于身体与心理的关注。


但很多人一开始备孕就没碰上好运气,越到备孕后期就越需要寻求专业的医学诊断和治疗。


饱受不孕困扰的她们储备着大量的专业知识,关注更多关于不孕疾病及其诊疗方面的问题,比如造影、促排、人授、试管等等。


太多原因可能会造成不孕不育,而焦虑的备孕女性们只能在无尽的等待中竭尽全力地去寻找自己的问题与解决方案。


她们无时无刻不在关注着自己的身体变化,有一点点不一样的症状都要开始在脑子里做连线题。



微博超话、豆瓣小组、微信群组……四处都可以看到备孕人群互帮互助的身影。


备孕人群交流备孕药品丨新浪微博


晚上累着身子,白天累着脑子。现在想做妈妈,真是需要付出很多。


当然积极的心理暗示同样是治疗不孕难孕的方式之一,祝天下所有的准妈妈们好“孕”。


参考文献

1、https://www.who.int/reproductive health/topics/infertility/definitions/en/

2、刘金菊.中国城镇女性的生育代价有多大?[J].人口研究,2020,44(02):33-43.

3、刘金菊,陈卫.中国的生育率低在何处?[J].人口与经济,2019(06):70-81.

4、《育儿成本占到我国家庭平均收入近50%七成不愿再生》

http://www.xinhuanet.com//fortune/2017-01/23/c_1120364951.htm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谷雨数据-腾讯新闻(ID:guyudata),撰文&数据分析:黎静仪* 林影* 加糖呀,设计:陈铭*,编辑:赤耳,(*为共同版权方烽火数闻团队成员)

What's Your Reaction?

like
0
dislike
0
love
0
funny
0
angry
0
sad
0
wow
0